威…威…威廉炸了

From 中国珂学院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威…威…威廉炸了

作者:硝火凝泪

贴吧:露露缇雅的时代

B站:露露缇雅的时代

链接:https://tieba.baidu.com/p/6227357723

【终末祭征文:威…威…威廉炸了】


  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

  那是个平淡无奇的早晨,空气里还透着些许甜腻的芬香气味。

  半个月前前往2号浮岛的威廉刚刚从外面回来,身上难掩疲倦的神色,但在看到我的时候还是泛出了些许笑意。

  他脱下略显紧凑的军服外套,笑着说,

  “衣服太紧了,也许我需要去申请一套新的制服。”

  “那么,不妨让我带你去集市逛逛,如何。”我如此提议道,颇有些许洋洋得意,“哼哼,我选衣服的品味可是不错呢。”

  “这样啊,那么就拜托了。”威廉放下手中的提箱,靠在长椅上。

  等到我从厨房里出来之后,长椅上的威廉倚靠在长椅上,头微微倾倒,有轻轻的鼾声传来。我将炖锅放在桌上,看着面前的威廉——

  白皙的脸庞微微倾倒,有些散乱的头发垂至眉间,睫毛意外的纤细。

  我托着下巴仔细观察着面前的男人,不知道为什么感到很开心。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醒悟了过来。

  果然,还是需要叫醒他,就这么躺下不太好呢。

————

————

  戳——

  戳——

  指尖陷入了他的脸庞,露出了可爱的卷窝。

  “威廉,起来了。”

  但下一刻,威廉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膨胀了起来。

  那副姿态让我想起了以前玩的游戏,把气球不断地吹胀,然后彭地一下炸开的游戏。

  有些吓人,但那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乐此不疲,还真的是恶趣味的游戏呢。

  现在的场景正如那时一样,威廉的身体不断鼓荡起来,然后仿佛达到一个临界点。

  彭!

  哎哎哎——

  威……威……威廉,炸了!

————

————

  

  奈芙莲·卢克·印萨尼亚:

  总之,到了傍晚。

  奈芙莲·卢克·印萨尼亚反手将书房的门关上。

  她望着面前书架上琳琅满目的书籍,还有排列整齐的书架,呼呼的发出了笑容。

  奈芙莲是位乱读家。

  简而言之,她并非是喜欢读书,喜欢追寻故事中的内涵和意义而阅读。她喜欢打开书籍那一刻的未知感。每一本书籍都是一个崭新的世界,而在翻开书页前的那一刻,你永远无法知晓书里蕴含的故事是怎样的。无论是什么书籍,什么内容都好,关键在于那探索的感觉,而这份探索未知的喜悦和充实恰恰是空虚的奈芙莲需要的。

  书籍是尼戈兰从附近悬浮岛的小村庄里协商后,争取到的库存。增多的书由此汇集起来,运进了读书室内,乱哄哄的堆砌,摆放。后来由于威廉的介入,花了几天时间整理,细心分门别类,按照类型摆放,使得读书室内一片干净整洁。

  至于其中,威廉想要彻底清空“不适合孩子观看”乱糟糟的刺激小说时,艾瑟雅抱着威廉大腿,一脸心如死灰,大有你今天清了这堆书,我……我……我就死给你看的凛然之姿。

  那时候,威廉被逼无奈将书籍保留的苦涩样子暂且按下不谈。

————

————

  

  奈芙莲端坐在读书室内,挨着柔软的靠垫,悠闲地品味着书籍。

  稍微有些满足呢。

  奈芙莲抚下最后一页,神色有些悠然向往。

  那么,看下一本吧。

  奈芙莲如此下定了决心,便要下椅子去取书。

  有人从左边递上了一本书籍,书籍上有着可爱的猫咪图案。

  奈芙莲眯了眯眼睛,有些喜欢啊,这封面。

  有人从右边递上了一杯咖啡,将咖啡放到了桌子上,咖啡还带着刚刚冲好的微软的芳香。

  “奈芙莲总管,请别担心。”

  有人触摸了自己,小小的手掌在奈芙莲的肩膀上按压,恰到好处的力道,揉捏适中的穴位按摩。

  舒服啊。

  虽然一开始有些害怕,但扑面而来的熟悉感和舒适感席卷了全身。

  奈芙莲端起了咖啡,微微抿了抿几口,丝滑的口感和淡淡的苦涩味道在口中蔓延开来。

  耳畔不停的响着“奈芙莲总管”的尊敬称谓。

  这一届妖精,唔~,很上道。

  奈芙莲嘴角泛起了弧线。

  她睁开了眼睛,看向了周围。

  约莫十一二岁的小孩子模样,墨玉般的黑色眼瞳,有些杂乱的头发。

  眉眼间十分熟悉。

  啊,是威廉啊。

  奈芙莲闭上了眼睛,再抿了口咖啡,咖啡还是一如既往的醇厚。

  再看一眼,

  啊,威廉变小了。

  奈芙莲再端详了下——

  啊,小威廉有三个啊。

  噗——

  小威廉们扑向了另一边,躲开了气势如虹飞溅过来的咖啡。

————

————

  

艾瑟雅·麦杰·瓦尔卡里斯

  

  “嗯哼哼~嗯哼哼~”

  随口哼唱着不知名的歌谣,艾瑟雅抱着鼓鼓的布袋,漫步在街道上。

  威廉啊,怎么能够理解少女的心思呢。

  追求真爱的男女一面不断重复擦身而过和彼此相遇的过程,一面渐渐沉沦于感情纠葛之后的名作,为什么不能理解这样的小说的优越之处呢。

  还把我的书籍藏起来,说是什么不利于孩子身心发展,说是要给我正牌的恋爱物语故事,好好塑造塑造。

真的是腐朽的思想,如果是那样发展美好的恋爱物语,不是完全没有刺激的成分了吗。

  艾瑟雅叹了口气,但望了望怀中鼓荡的书袋,又泛起了笑意。

  对于妖精来说,金钱是难能可贵的东西。毕竟,兵器并没有拥有使用钱的权利。虽然尼戈兰平日里会给予些许零花钱,但对于青春期雀跃的少女来说,还是太少了。

  但是,这样的艾瑟雅找到了钱的来处。

  青色的脸上微微泛红,合十的双手,诚恳拜托的样子。

  艾瑟雅回想起了那一刻。

  “拜托了,可以稍微告诉我下诺夫特的生活情况吗?”

  啊,那个孩子的春天到了。

  作为男性来说,格里克是个蛮不错的人选,而且平日里的行为中能够感受到他对诺夫特的真诚。可惜的是诺夫特似乎还未察觉到她自己心里的感觉。不过,这些事情,还是靠他们自己来解决吧。

  艾瑟雅若有所思地想到。

  不过也多亏于此,自己能够买到这些限量的书籍。据说是《破局的三角》作者的倾情力作,而且剧情方面比之前作有过之无不及。

  真的是让人心痒痒啊。

  艾瑟雅裹紧怀中的书籍,露出了些许傻笑。

————

————

  

  “呜呜呜……”路的中间出现了个孩子,身上的衣服似乎有些熟悉,有些像大块的布料临时缝补的产物。一头黝黑的发色,用脏兮兮的小手捂住眼睛。

  无角,无毛皮,无鳞片。

  他在假哭。

艾瑟雅再清楚也不过了。但孩子还是吸引住了她,会有什么事让一个孩子这样做呢。

  想了想,艾瑟雅还是决定走上前去,因为那个孩子的样子有些无助。

  “怎么了?”艾瑟雅尽可能地用和平日里一样的轻松语气。

  “找不到家了……呜”孩子抽抽噎噎地说道。“那么,让我来帮帮你吧。”艾瑟雅看了看天色,天空碧空如洗。

  还早,而且这个孩子的眼睛有种很熟悉的感觉。

  “我和大家跑出来,然后……跑得慢,就跟不上……找不到他们了。”

  艾瑟雅抽出只手,牵住小孩的手,刻意缓慢地走着。

  “你还记得什么吗?建筑物,还是人的长相什么的,或者熟悉的东西。”

  “蓝色的头发,还有很多很多的孩子……”孩子抬头望了望艾瑟雅,“还有可怕的‘鬼’,呜呜呜……”

  意义不明。

  艾瑟雅皱了邹眉,但还是伏下身姿,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头。“不要怕,姐姐一定会帮你找到的,所以不要哭,要笑,好吗。”

  男孩用脏乱的袖子擦了擦脸。“嗯。”

“那好,我们一起走。”

  “姐姐,你怀里拿着什么啊?”

  “姐姐的宝贝。” 艾瑟雅挺了挺胸膛,“这可是姐姐花了很大功夫才弄到的,可千万不能被威廉知道。”

  “威廉,是谁?”

  “恶魔,很坏的恶魔,抢夺姐姐宝物的恶魔,奸淫掳掠无所不干,长的,唔……还算帅啦,但是偏好女童,最喜欢卖弄话语欺骗你这样的小孩子,然后做一些不轨之事……” 

  “威廉,是这样的人嘛。”小孩有些发愣的嘟囔了下。

  “你刚刚说什么?”

  “不,没什么,姐姐,可以给我看看你的宝贝嘛?”小孩露出了微笑。

  艾瑟雅看了看怀中的书籍,犹豫了下,还是摇了摇头,

  “还是不要看比较好,这是大人们才能理解的宝物。”

  “这样啊,那姐姐,可以过来下嘛?我想说个事情。”

  小孩向着艾瑟雅招了招手,还蹦了一蹦,似乎有些着急。

  艾瑟雅看着那样子,噗呲一声笑了出来,脆生生的笑声仿佛一阵风吹过心弦。

  她蹲下身子,凑了上去,侧耳倾听。

  男孩双手捂成一个喇叭,盖在艾瑟雅的耳畔,悄咪咪的声音带着笑意传来————

  “其实,我就是威廉。”

  哎?!

  艾瑟雅怔怔出神,有些不太明白情况。

  但一股力量传来,怀中骤然变得空荡荡的。

  艾瑟雅看了看空空如也的手掌,还有双腿跑的飞快,渐行渐远的小孩子,时不时风中还传来一阵肆意狂笑。

  艾瑟雅抽了抽嘴唇,面色铁青。

  “小屁孩,你摊上事了!摊上大事了!我今天要把你屁股都打开花!”

————

————

  

  尼戈兰

  68号悬浮岛,后山腰

  今天是个难得的好日子。

  阳光明媚的早晨,林间吹来的清风带着树木特有的沁香,还有耳畔嚎叫的猎物。尼戈兰舔了舔嘴唇,露出了捕食者般的笑容。

  “可惜威廉外出了,没办法一起来,不然打猎的时候出现一些意外的话,那么岂不是可以尝尝……”尼戈兰满怀笑意的说道,“玩笑啦。”

  “真的是玩笑嘛?”一旁的拉琪旭瑟瑟发抖,“尼戈兰,这里真的有珍贵的食材嘛?”

  “那是自然,这方面我可是相当自信,毕竟,这里可是我认可的食材采集地呢。”

  “让我们稍微走前一些吧,我好像嗅到了什么味道,带着沁人心脾的气味,真让人迷醉啊。”

  “难不成是我不在的时候,出现了什么新鲜的食材嘛?”

  尼戈兰竖起指头,掩住嘴唇示意安静,然后轻轻剥开了眼前密密的丛叶,脚步缓慢向前。

  拉琪旭也尾随其后,轻手轻脚的向前。

  慢慢前进的时候,有些响声从远处渐渐传来。

  “战胜恐惧的最好办法就是直面恐惧!”

  “纵然粉身碎骨,也不能畏惧,这样才能战胜恐惧。”

  “可是,鬼,好可怕,而且这天色黑漆漆的,鬼要来吃人了。”有糯糯的哭声传来。

  “人类的赞歌是勇气的赞歌。”

  “即便你倒下了,仁义也会支撑着你的肉体屹立在战场上。”

  “我们在你身边,不要怕,仁义必胜!”

  “你们在干什么呀。”尼戈兰从树丛中探出头来,微笑道。

  “啊啊啊啊啊啊,鬼啊!”

  借着月光,拉琪旭看到树林中有三四个小孩嚎叫起来,有些甚至瘫软在地。

————

————

  

  唔,那时候的场景说来有些令人难以忘怀。

  妖精仓库的妖精拉琪旭事后如此说到。

  借着月光,她看到了三四个小孩在那里或是瘫软,或者站立不动。

  小孩们都有着罕见的黑色瞳孔,杂乱的黑发。

  无角,无獠牙,无毛皮,无鳞片。

  —————

  —————

  “他说,可以上了!”有男孩大喊道。

  “呜哇哇哇。”带着哭腔的少年向着尼戈兰冲过来,尼戈兰摊开了手想要接住少年。

  但是少年负于背后的双手突兀的拉到前面来,赫然是隐藏起来的一个桶。

  “仁义扣杀!”

  少年带着哭腔的大喊透着孩子的朝气。

  木桶被扣到了避闪不及的尼戈兰脑袋上,有乳白色的黏液从桶里流到尼戈兰的身上。

  微甜的气味传到拉琪旭的鼻中,她很快明白了,那是捕蝇桂的黏液。

  捕蝇桂,是一种从茎或藤中分泌黏液来寄生在大树上的植物,黏液洗净并精心熬煮的话,就可以成为一锅药食两用的大补汤。但是,如果用皮肤直接接触的话,就会特别痒。

  “仁义必杀!”

  有另一个小孩子也冲了过来,用脑袋狠狠的撞向了尼戈兰。

  小孩的撞击力道较轻,自然不会对尼戈兰造成什么伤害,但他势如破竹的冲势还是将重心不稳的尼戈兰带倒在地。

  几个小孩也尾随其后,乱糟糟的踩踏之后便一窝蜂的跑向远方。

  留下了地上扣着木桶,浑身踩痕的尼戈兰。

  尼•浑身创伤•戈兰

  

  “嘿嘿嘿~干的不错嘛。”

  略显阴暗的笑声传来,使得原本有些忍俊不禁的拉琪旭赶紧捂住了嘴。

  “我总算记起了这味道,啊,芬香甜美,令人迷醉。这不是威廉身上的人类味道嘛。”

  “跑快点,我呀,可是最~最~喜欢有活力的猎物了。嘿嘿嘿~”

  双手捧着脸颊的尼戈兰笑魇如花。

  多亏如此,拉琪旭吓得半死。

————

————

  

  一如既往欢乐的庭院里,妖精们肆意挥撒着精力,有些许不同的是,其中混入了个黑发的少年。

  无角、无獠牙、无毛皮、无鳞片。

  他对游戏规则好像颇为熟稔,自称是附近的孩子,和妖精们打的火热,甚至诺夫特也对他游戏的能力感到称赞。

  提亚特拉了拉可蓉的手,“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个孩子很熟悉的感觉,眉眼间有着很特别的感觉。”

  “怎么了,提亚特春心萌动了?”潘力宝半开玩笑道。

  “你们难道不觉得他长的很像威廉嘛?”

  “什么意思?”可蓉有些奇怪。

  “这会不会是珂朵莉和威廉的孩子?”

  “不,不可能吧,这才多久。”潘丽宝摆了摆手。

  “其他人或许不可能,但那可是珂朵莉前辈啊,珂朵莉前辈可是能够轻易做到我们做不到的事呢?我在书里看过……”提亚特脸上浮现些许敬佩之意

  “啊,不是,再怎么说也不可能。”

  咚

  手刀打在了提亚特脑袋上。

  “你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奇怪的东西啊。”奈芙莲没好气的说道,她向着远处的那个黑发少年招了招手。

  黑发少年走了过来,和她背后的小威廉们站到了一起,旋即走了开来。

  留下一片空白的提亚特她们。

  “哎哎哎哎哎!”

————

————

  

  “来,不要怕,就一只手。做错事难道不该受到惩罚嘛?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

  “尼戈兰,你在干什么?!”

  “呜在,呜呜,姆姆姆”

  “给我把你含在嘴里的孩子的手放下!他都哭了。”

  奈芙莲将面前的小男孩拉到了身后。

  尼戈兰露出了稍许遗憾的神色,但她看到奈芙莲背后的四位小威廉,不禁笑开了花。

  “啊,我忽然感到好幸福啊。”

  “尼戈兰,别闹了,威廉出了问题,我想我们需要找下本人问问情况。”

  “确实该找喵。”艾瑟雅拎着一位小威廉从门口走了出来,被拎出来的少年屁股肿肿的。

  “前几天,威廉有和我们说过最近会回来一趟。早上的时候,我看到有悬浮艇停到了港湾那里,那应该是威廉乘坐的舰艇。”

  “他来的话,一般都会先找珂朵莉,正常情况下,不管如何,珂朵莉和威廉都会来和我们相聚,但他们两人到现在都没有出现,而且现在出现了这么多小威廉,看来应该是真的出了什么情况。”

  “那么,走吧。”

  她们望向了面前珂朵莉的房间。

  ————

  ————


  “咚咚咚”

  敲门声传入房间内,但久久没有回应,尼戈兰拿出钥匙,将门房打开,映入她们眼帘的是————

  黑发的小男孩赤裸上身端坐在地上,而蓝发的珂朵莉和他面对面静坐着。

  “珂朵莉,你要明白,所有人出生的时候,都是赤条条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也就是说赤裸着身体本该是我们最初的样子。”

  “我们之所以要穿服饰,不过是先人们避寒和自己立下的所谓礼义廉耻的道德标准罢了。”

  “但如今的季节,以我的身体并不畏惧寒冷,而我又一向顺应本心,不在乎所谓的礼仪。简而言之,现在的我没有穿衣服的必要。”

  “嗯,你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

  黑发的少年一脸欣慰,然后开始脱裤子。

  “给我穿上!”

  黑发的少年望着珂朵莉,露出了一脸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悲怨神情。

  “你这样是束缚天性,泯灭良知,这样不好。”

  “晚上还想吃饭吗?”

  “珂朵莉,你太小看我了,我岂会是那种为五斗米而折腰的人。”

  少年一边振振有词,一边把上衣也给披上,

  “咱们啥时候开饭?”

  

  除了这一场景外,还有一些黑发的少年在房间里乱跑,嬉闹的样子,甚有过者叠起了罗汉,正一个个向着窗外爬去,惹的珂朵莉一阵哗然,叨唠着“危险……”,赶紧拍他们下去。


————

————

  


  艾瑟雅捂住了眼睛,大叫着,“谁能告诉我,现在是什么情况?”

  “威廉威廉正在向你们汇报。”黑发的少女躺在地上看着门外的众人念道,

  “清晨八点的时候,代号为【威廉•克梅修】的素体发生了爆炸,在爆炸中该个体分裂为多个小威廉的个体。”

  黑发的少女伸了伸懒腰,尝试翻转身体,但因为姿势不正确努力了几次也没有成功,旁边的黑发少年忙凑了过去,推着黑发少女滚动。

  黑发少女边滚动身体边念叨着,“爆炸的初步原因大致推断为大贤者史旺•坎德尔的身体治疗。”

  “由于当年的战争导致【威廉•克梅修】的素体常年被七道咒诅缠身,濒死之身,为了保证素体的身体安全,才植入了新的咒诅,试图保证素体的肉体完整。”

  “威廉威廉为素体的交友不慎感到悲哀,并深刻感受到史旺的不靠谱。”

  “如果有机会的话,真心希望素体能给他的好友来上一拳。啊……疼”

  黑发的少女滚着滚着撞到了墙岩。

  奈芙莲看着撞到墙壁,疼得泪花都出来的黑发少女,有些心累。

  “你们是什么情况?都是威廉嘛?”

  “这里的每一个个体都是威廉,准确来说,是一部分的威廉。”

  “只承载了素体的部分记忆,脆弱的身体,残缺的心理状态……我们都是不完整的。”

  “恢复不了嘛?”

  “不确定,兰朵露可今天带着一位【威廉】前往2号岛,如果有办法复原的话,那应该是只能靠那个不靠谱的素体朋友了。”

  “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祈祷吧。”

  黑发少女又开始了滚动

  “威廉威廉有个想法,如果把分裂的个体都杀死一遍的话,素体会不会回来呢?”

  奈芙莲她们面面相觑

  “如果要做的话,建议从我开始,可以的话,威廉威廉还是希望有个舒服的死法。”

  “开个玩笑,不稳定性太大了。”

  “好笑吗?”

  “不,这不是能够笑起来的时候。”

  “真遗憾,威廉威廉下次会更新笑话集的。”

————

————

  

  “珂朵莉!”

  “啊,莲,艾瑟雅,尼戈兰,你们来了。”

  “我们会好好照顾小威廉们的,一起去吃饭吧。”

  “啊啊啊,太好了,有你们真好。”

  奈芙莲相信,这一刻珂朵莉泛起的泪水是喜悦的。

  午饭过程中,由小威廉们掀起的饭堂大战暂且压下不说,可喜可贺。

  

  


  那件事发生以后,已经过了好几天。

  妖精仓库,不远处的山坡上。

  有个黑发少女枕着凉席,安安静静的躺在那里,像是在乘着春风睡觉,又像是在等人。

  有人靠近了,

  黑发少女斜撇了几眼,然后又眯上眼睛。

  “这里风景很好,而且晨间拂来的风柔和舒服,我想你应该也在这里,果然。”

  黑发少女默不作声。

  珂朵莉并不在乎,只是靠在树旁,看着远处的风景。

  难得这么闲适无事,手头无事,心头也无事。

  “呐,珂朵莉,很累吗?”

  “累的话确实有些累啦。”

  “讨厌威廉了嘛?”

  “为什么这么说?”

  “我们都是威廉,或许都是不完整的,但这些天外露在外面的也是他的一部分。你会感到陌生嘛?”

  “我们这些天给你们添了不少麻烦对吧。笨拙,脆弱,哭闹,不知所措,没有能力,只会添乱子,要说的缺点数也数不清楚。”

  “就好像战争的时候,大家都会称赞那些敢冲在前面的,不怕死的,都会敬佩那些强大的,能带领大家往前冲的。”

  “人是有价值才能被人认可的,没有价值的话一文不值。”

  “素体他在你眼里也许很强大,很温柔,对任何事情都处理的头头是道,而且也能够帮你处理妖精仓库的杂物事,也能够……为你烤黄油蛋糕。”

  “但是,现在的威廉只是一帮添乱子的坏孩子,不是吗?这样的话你…不会感到厌烦嘛?”

  珂朵莉想了想,“厌烦嘛?唔……好像没有哦,不如说,反而更喜欢了。”

  “哎?为什么?”黑发少女有些诧异,甚至滚动了几下,差点滚落凉席。

  “那个威廉不喜欢穿衣服,但只要好好拜托的话,还是会好好的听话穿上的。”

  “那个威廉呐,很害怕尼戈兰,大抵是夜间树林有鬼的故事吓坏他了吧,总会和我说【不要晚上去树林】呢。而且,每次遇到尼戈兰,虽然哭腔都出来了,但都会站在我面前哭喊着【鬼来了,珂朵莉快走,我来拦着】,然后扑向尼戈兰。”

  “……”

  珂朵莉屈指念叨着,一字一顿的数落着,眼角眉梢全是盈盈的笑意。

  “还有啊,你虽然平日里都默不作声,但也会记得他们的一举一动,帮我照顾他们的想法,有时候我能看到你讲故事哄他们睡觉吧。”

  黑发少女摸了摸鼻尖,滚动着身体,脸朝着另一面。

  “也许你们确实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但你们也都是威廉,都是很棒的存在。”

  “平日里,我呀,其实一直在被威廉保护着,他教会我懂得爱,懂得怎么往前走,懂得不是作为兵器的珂朵莉,而且作为【珂朵莉】这个妖精的存在而走下去。”

  “虽然说,被帮助和被保护我也很开心。但我还是想为他做点什么。威廉他啊,又笨拙又努力又默不作声,总是为着他人的幸福而活,一直拼了命的照顾他人,却不顾自己身上伤痕累累,精疲力尽。”

  “当我看到你们的时候,我更深刻的理解到了,威廉他啊,是个普通人,只是一直的努力塑造了他的强大。这样真的很累啊。”

  “我想稍微走到他身边,一点点就好,支撑着他一点点向前。我啊,想让威廉幸福呢。”

  “因为,我喜欢上了威廉嘛。”

  阳光下的珂朵莉双手合拢,微微一笑,笑意好似春江水暖。

————

————

  


  68号浮岛,妖精仓库外围的树林。

  一位老者伫立在这里,其名为史旺•坎德尔。

  他凝神伫立着,似乎在等待着某人。

  

  书桌上的煤油灯火摇曳着,眼看就要熄灭了。

  奈芙莲趴在书桌前,发出了睡梦中的呼吸声。

  三位小威廉走了过来,轻轻的将烛火熄灭,然后缓缓抬起奈芙莲,将她放在床上,盖上被子,轻轻地捻紧被子。

  他们看着熟睡的奈芙莲,点了点头,似乎在道别,然后他们走入了夜晚之中。

  ————

  艾瑟雅在熟睡着,吧嗒吧嗒的念叨着

  “威廉,别拿我的书。”

  有个小威廉从窗户爬了进来,将厚厚的一叠书放在了旁边的桌上,然后写上一封备注————

  【这才是正统的恋爱物语,给我好好看啊!】

  小威廉拇指拉着眼皮,对着熟睡的艾瑟雅做了个鬼脸,然后就从窗户跳了出去。

  ————

  有个小威廉,战战兢兢的站在尼戈兰的房屋前,将刚烤好的面包用罩子罩好放在门口。

  他站在门前轻轻的说了句———

  “对不起,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和鬼做朋友。”

  但是,屋内的尼戈兰翻滚的细微声音传入他的耳间,吓得他拔腿就跑。

  ————

  有个小威廉,站在妖精仓库的大门前,对着里面的妖精们轻轻挥手,似乎在无声告别。

  ……

  黑发的少女看着林间的史旺,若有所思。

  “怎么了,是还有什么问题吗?”史旺抬了抬眼,“抱歉啊,这是老夫的错误,本来我的打算是治愈威廉的肉体的,但七道咒诅的缠绕情况太过吊诡,而且像这样能够连发七道亡国级禁咒而不死的存在,威廉是第一人,数据太少了,但不管怎么说,都是我这边失误了,抱歉。”

  “多亏了你们,我收集到了不错的数据,下次的话,治愈威廉身体的把握大了不少呢。”

  “我在想,这凹凸不平的地面不太适合滚动,有些可惜。”

  “……”

  —————

  史旺唱颂着古老的真言,咒迹刻印虚空形成,短暂地将这里变成了一个领域。

  林间的小威廉们一个个走了出来,他们彼此碰触对方,渐渐消融,融入彼此。

  良久,最后的最后,一个人影渐渐显现。

  远处,晨曦将至,太阳初升。

————

————

  

  68号浮岛,妖精仓库的庭院内。

  远处的朝阳已经越过了天地交接的一线,在整个68号浮岛上泼洒出一片片阳光 。

  当珂朵莉小心推开庭院的大门的时候,她发出了细微的惊呼。

  不远处,有人沐浴在阳光里,身着军服。

  一如既往的衣着和熟悉的微笑。

  他伸出手来,

  “珂朵莉,要陪我逛逛嘛?我想买些衣服,想让你帮我看看呢。”

  珂朵莉自然的走上前去,牵住了威廉的手。

  “包在我身上吧,我会帮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

  此时,碧空如洗,阳光正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