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注定的未来

From 中国珂学院
Jump to navigation Jump to search

为了注定的未来:火焰燃烧

作者:归尘尽逝

贴吧:风伏云烟

B站:归尘尽逝

链接:

http://tieba.baidu.com/p/6221135995

https://www.bilibili.com/read/cv3295806



为了注定的未来:火焰燃烧

奇幻,谜团,过去被称为星船的工具停滞。在巨大空间中出现的一切,仿佛是,为了纪念无法回去的家……

……

“黑烛公,调整的进度如何?”

“毫无进展。不如说本是人族圣物的圣剑为何要交付于吾啊?”

我,是谁?

无法辩识身边的环境,连脑中的记忆都模糊不清。我努力地回忆着,却悲哀地发现自己连名字都已忘却,只有破碎的词语在脑中回荡:

火龙、会说话的小鸟、咯吱咯吱咯吱的大图书馆……

这是什么?我郁闷地想要大喊。

也许是我的动静太大,前方的两个身影似有察觉,缓缓转身。

白袍真没品。

对其中一名老者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老者看向了我,说道:

“瑟尼欧里斯。”

……

我是瑟尼欧里斯,是一把剑。

费了不少时间才接受了这一匪夷所思的事实。尽管依旧对为什么一把剑能够吐槽和介绍故事的设定感到奇怪,但在这个世界里,一切荒诞都消失了其意义。

这是个正在走向终结的世界。

五百年前毁灭了人族,并将地面上的众生驱逐到天空中的“十七兽”,至今仍在威胁着浮游大陆的安全。

而此刻使用我的这名少女,便是对抗兽的唯一兵器,黄金妖精的一员。

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

Leprechaun,通称黄金妖精,为战斗而创造出的种族,已死生命留恋的结合体,在那蓝色的双瞳中,想必充满了我无法理解的悲伤吧。

我…讨厌她们。

……

一位哲人曾经说过,男人是愚蠢且多情的生物。

我完全同意这句话。

现在,我正被布包裹着(鬼知道为什么被布包裹着还能看见)放在墙角。而眼前穿着军服的黑发男子正在用他的手按压着蓝发少女的身体。

你在对刚刚从战场上浴血奋战的战士做些什么啊!这个鬼畜变态技官!

还有你!大甩卖是什么鬼啊!既然存在就好好地活下来啊!

头痛(如果有头的话)。

威廉•克梅修。

军方派来协助妖精仓库管理的二等技官。明明从外表到内在都只是勉强算上普通,却不知为何在哄女孩子方面具有恐怖的能力,仅仅几天便得到了全体幼龄妖精的信任,甚至还在不知不觉间俘获了成熟(?)女性珂朵莉的内心。对如此卑劣的男人感到愤怒和痛恨的我,在看到他和孩子们玩耍的场景后,却悲伤地想要哭泣。

为什么会有如此令人心酸的笑?

他曾经失去过。

不知为何,我这样确定了。

在以妖精兵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和艾瑟雅•麦杰•瓦尔卡里斯为主体的战斗结束后,天空下起了雨。

而那糟糕的技官就在一片细雨中看着我们的归来。

“切,不打伞是想耍酷吗。”

我如此嘀咕着,理所当然,没有任何人能够听到。

无聊地待在墙角,这样的日子,自从我以剑的人格诞生开始,究竟过了多久呢?我的过去——目光定格在威廉身上,脑中,响起了他刚才说的话。

“——以前,我认识某个状况跟你们很像的家伙。”

嗯?燃烧般火红的头发,蓦然出现在眼前。

“我欠了那家伙几个大人情。”

什么?一个少女伤痕累累,举起了圣剑。

“所以在听完你们的事情后,总觉得不能放着不管,就是这样而已。”

怎么…回事。

我仅有的意识混乱了,剧烈的疼痛遍布全身,无数画面闪烁在脑内,却无法整理出一条明晰的线。

“痛啊…可恶…”

无法呐喊,无法呼救。如果我有身体的话,恐怕已经痛到跪倒了吧。

“艾陆…可…”

三个字在脑中出现,我,陷入了黑暗。

……

“你,很特别呢!”

当我再度拥有所谓的五感时,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头红发颇有活力的女孩。

“——你是?”

“艾陆可•霍克思登哦,”女孩将小小的手指指向自己,“在你做梦前,呼唤过我的!”

头痛已经减弱了不少,我也终于能够分出精神去考虑事情。的确,昏迷前的我脑中确实闪过了这三个字,但这位少女是如何感觉到的?身为剑的我无法发声,但她却说是“呼唤”,此外,艾陆可的话还提到了一点。

“梦?”看向身边的环境,那并非是一般意义上的天地。大片的绚丽色彩涂抹了整个空间,若凭此来看,这的确是梦境。

“为什么会做梦?你又是谁?我……”太多的疑问在脑中,头又开始痛了。

“不用担心不用担心,”艾陆可颇带同情地拍了拍我的背,“大部分都是这样。”

“……先不说我,你的身体没事吗?”

艾陆可的身体被白衣包裹着,这本无特别。只是,在她的胸口处有一道伤痕,那看起来像是被剑所刺入,周围的鲜血已经干涸。

“啊,这个嘛。”艾陆可的表情有些微妙,“没什么的。比起这个,有件事情想要你帮忙。”

少女的神情很是认真。

“什么?”竟然还有我能做的事吗?

似乎下了极大的努力,艾陆可深吸一口气,仰头道:“希望你帮帮珂朵莉。”

……

我再次醒来时,珂朵莉正紧握着瑟尼欧里斯。

“已经…到那天了吗?!”我陡然紧张起来。作为其佩剑,我自然清楚珂朵莉面对的是怎样的未来。

失控、自爆、毁灭。无比符合兵器的定义,但却让人无法忍受。

“艾陆可,我回来的太晚了……”心中正被懊悔充满的我,却发现情况有些不同。

首先,地面上的并非,至少不仅是“第六兽”。

其次,珂朵莉身上的魔力并没有暴走的倾向,反而以平稳的速度输入了瑟尼欧里斯。

再其次,瑟尼欧里斯的状态完全不同。断裂的咒术线得到了修缮,魔力灌输比起以往只怕提升了数倍。

将三点结合,再看到珂朵莉的动作,一个猜想在我心中出现。

“好,接下来呢?”

伴着艾瑟雅的回答,珂朵莉开始移动了。

蹬地上前、缩短距离、举起、扫过、数十根藤蔓断作数截,她不断拉进距离。

距离变为零。

珂朵莉将圣剑从正上方贯入,魔力输送,我的心情随之激荡。

“改变了……!”

剑身震动,我冲动地大喊着,发出咆哮。

“你觉得——”珂朵莉的声音响起。

“——如何啊啊啊啊啊啊!”两人共同发出大喊,将一切倾注的决意,为了去完成,某个似乎不可完成的约定。

岛屿,坠落了。

不知名的兽努力延伸着身体,却无法阻止下落。

“混蛋!现在知道厉害了吧!!!”

尽管没有人能听到,我依旧歇斯底里地喊叫着,流下了泪。

“你在做什——么啊啊啊啊!”

筋疲力尽的珂朵莉被艾瑟雅救起了。她望向手中的圣剑,有些疑惑,“刚才…的感觉,是……”

……

珂朵莉回来了。

好好地说出了“我回来了”,好好地接受了“欢迎回来”。尽管过程有些波折,但一切都回归了正轨。

唯一不同的是,珂朵莉时不时地会对我——瑟尼欧里斯说话。

“呐,能听到吗?”珂朵莉蹲在圣剑面前,试探着说道。

那个啊,虽然我很感谢你能够察觉到我了,但这样做真的不会被看成是——

“艾瑟雅,侵蚀是会影响到大脑的吗?”

“嘛,从记忆来说的确是跟脑袋有关啦,不过像这样影响到智商的情况,怎么说呢……”有着丰满稻穗般色泽头发的少女一手端住下巴,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

你看。

“艾瑟雅!!!”珂朵莉面色微红,扑了过去。

“好痛!好痛哦!”

看着几人的玩闹,心里不自觉地出现了笑容。只是,我的目光瞥见珂朵莉的头发,那里除了原本的苍蓝色外,还出现了几抹赤色。

“艾陆可……”那是我曾经见过的,迷一般少女的颜色。

……


珂朵莉•诺塔•瑟尼欧里斯最近对自己的佩剑有些奇异的感觉。

“你看,它毕竟是曾经人族最高等级的圣剑不是吗?所以即便出现了自我意识之类的东西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吧?”珂朵莉如此说道,看向一旁的威廉。

“虽然这样考虑似乎也没错,但即使是在帝国最辉煌的时期,也没有人能够证明这件事哦?”

“——欸。”少女歪了歪头。

“说到底瑟尼欧里斯本就是把各种奇怪东西组合在一起的奇迹存在,能够解释其根本的人恐怕还没出现过吧。”威廉说着,顺手接过珂朵莉采购的物品。

好重,究竟买了什么啊。

“《弹响恋爱之歌的诗》。”

“那种可疑的名字是要做什么啊。”

带着有些坏心眼的笑容,珂朵莉双手背后,脚步轻快,跟在威廉的身旁。

两人,踏步在通往妖精仓库的道路上。

……

“再见了,伙伴。”

珂朵莉向我吐了吐舌头。随即,又变得有些疑惑。她慢慢地靠近我,轻轻地,抓住了剑柄。

“比起充满不幸的剑,我觉得,更应叫你守护重要之物的剑。”珂朵莉的眼中流露出温柔,她想起了在十五号悬浮岛战斗的那个瞬间。

“……最后再陪伴我一次吧,瑟尼欧里斯。”少女再次拿起圣剑。

“那个是…瑟尼欧里斯吧。”某位二等技官傻眼了。

“你真的要带着它吗?”

“瑟尼欧里斯也是会寂寞的。”蓝发少女的倔强没有改变。

谢谢你,珂朵莉。

至于威廉爽快地说一切事情都交给我没问题以及珂朵莉眼中的小星星,还是视而不见吧。

……

无数的“第六兽”出现了。

……

浮空艇陷入了绝境。

……

红色头发的妖精,站在了我的面前。

“珂朵莉。”现在,我才明白了艾陆可请求的意义。

同样,也明白了“我”究竟为何物。

我是莉莉娅•阿思普雷伊。

五百年前为讨伐赞光教会认定敌性星神【艾陆可•霍克思登】而集结的勇者之一。并最终使用圣剑斩杀了星神。

然后,星神的血染上了瑟尼欧里斯。

然后,在那歌声中,我的一切消失了。

“艾陆可。”

我闭上了眼睛。

……

这里是一片灰茫茫的荒原。

在这样荒凉的空间中,有个有着艳丽红发的少女怯生生地站着。

“那个,莉莉娅……”

感受到久违的身体触感,心中颇有些怀念。

“什么嘛,”

看到艾陆可的表现,我有些无奈的笑了,“即使过了五百年依旧恨着我吗?”

“不,不是的!”少女涨红了脸。

“莉莉娅,又强大又潇洒!”

“欸?”得到了意料之外的答案。

“明明有喜欢的人,却把那份感情隐藏起来,为了让那个人幸福而把自己让自己幸福的机会舍弃了。即使知道自己将会消失也毫不迷茫的战斗着。啊啊,这就是所谓的人类……”

等等,赞美中混入了某些奇怪的东西,我之前原来对星神说了那么多吗?

好害羞,感觉脸颊开始发热了。

“咳咳,能向我说明一下吗?关于这一切。”打断了兴奋中的艾陆可。

“这个,”艾陆可轻咳了两声,“大概就是在五百年前,你的记忆因为某种原因留在了瑟尼欧里斯里。而那个大贤者和黑烛或许是因为圣剑快坏掉了,才希望利用与黄金妖精构造相似的咒术创造出类似人格的东西。通过和妖精兵的共鸣来减轻咒力线的负担。”

史旺也真是不容易呢。

“不过呢,最先参与实验的瑟尼欧里斯应该是失败了。虽然说原始的灵魂融入了圣剑,但潜在意识并未改变为【辅助战斗】。再后来威廉就出现了,这个计划应该就搁置了吧。”

是这样吗。

我看向自己的双手,尽管仍是记忆中的样子,却明显地感到违和。

“所以说,现在的我是……”

“可以说是…被完全侵蚀的妖精吧。”

原来如此。

名为莉莉娅•阿思普雷伊的人类已经于五百年前消失了。

现在存在于这里的,是被莉莉娅•阿思普雷伊的记忆所占据的黄金妖精。

“是这样啊。”心情复杂,我吐出一口气,巨大建筑的身形在脑中浮现。艾陆可的话中有所隐瞒,关于我的记忆,恐怕是星船上的某个诅咒导致。

记录一切之书。在师父口中是那样称呼的。

毕竟是曾经改变了世界的存在,在最后留下什么也不足为奇,奇怪的是它们的目的。

究竟是对于擅自改动世界的歉意,还是对于被擅自创造出的人族的指引,抑或是单单为曾经的居民留下敌人的故事,那样的诅咒就被铭刻于星船上,记录着一切踏上星船生物的一生。

不过,再去追究这些事情毫无意义。至少,这些留下的东西,让我有了再一次为那个人而战的能力。

“欸?愿意帮我吗?!”艾陆可很是惊奇。

“为什么不呢?”

“毕竟,毕竟我们曾经是敌人不是吗?而且黑烛他们还伤害了你的同伴,”艾陆可的声音逐渐变小,又突然高昂起来,“所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就打算以被刺后的样子出现,觉得如果认出来的话被狠狠打一拳也没关系!”

“谁会那样做啦!”

我如此笑道,揉了揉艾陆可的头发。真柔软。

“不论怎么说,作为曾经使用瑟尼欧里斯的前辈,怎么能让后辈去拼命呢?”大大的伸了个懒腰,好久没活动了。

“瑟尼欧里斯啊,并非是为了铭刻悲剧而存在的剑。只有衷心期待着某个未来,又能接受自己绝对不会到达的人,才能以觉悟抓住它。”

“我不会怀疑珂朵莉无法使用,但我希望,即使在过了五百年后,我也能像那个人一样,为了心中的重要之物而战。”

真是讨厌。

即使过了五百年,我还是不能坦率地说出这份感情。

“所以说,拜托你了,艾陆可。让我回去,再一次,战斗。”

……

有个红色长发的身影站在通道上,她伏下身体,想要捡起掉落在一旁的剑。

伸出的手被挡住了。

“你啊,就这么想要帮助威廉吗?”不知何时出现的少女同样有着红色的长发。她将那把剑捡起,用力挥了挥,

“喔,明明是魔力构成的身体,没想到意外地好用。”

她是谁?

珂朵莉看着莉莉娅。疑问在脑中出现,眼前的少女显然对自己很是熟悉,但自己却一点也记不起关于她的事情。

好讨厌。

莉莉娅看着珂朵莉。这个女孩和自己挥舞着同样的剑,经历了同样空荡的时间,遇到了同样温柔的人,而最终,都为了那个人结束了自己的未来。

“我们真的有很多相似的地方呢。”莉莉娅笑了,伸出自己的手,“初次见面,我是莉莉娅•阿思普雷伊,笨蛋师哥多亏你照顾了。”

和对方的手相握,虽然依旧没有想起,但手中传来的温度却让她不自觉地露出微笑。

“初次见面,我是……珂朵莉。”

“那么,虽然有很多事情想要聊聊,但再不去救那个笨蛋师哥的话就遭了。”莉莉娅将拉辟蒂姆西必鲁斯塞进珂朵莉手中。

“走吧。”

“嗯。”

两双彩色光翼于空中展开,冲向无尽的大地。

“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莉莉娅的脑中回荡着珂朵莉的独白。

“你的幸福,不应止步于此。”

……

夕阳下,威廉微微睁开了眼睛。

趴在地上的身体前,有一个同样倒在地上的少女。虽然重伤,不过单从外表来看,要比自己好的多。

“珂朵莉……”

轻轻呼唤少女的名字,青年抬起头。在他的四周,“第六兽”的尸体密密麻麻,仅是用看的也可以想象到战斗的惨烈。

“真的…辛苦了。”

用尽全力抓住少女的手,青年就此陷入了沉睡。

“真是的…”

又一名少女在青年背后叹气,“要睡就好好的睡!吓了我一大跳哦!”

虽然语气轻松,但少女的身体早已千疮百孔,只能靠着瑟尼欧里斯勉强撑住身体。

“真是的……”

莉莉娅的身体摇晃了一下,“我也已经……到极限了啊。”

还有好多话想对你说。

还有好多事想要问你。

还有好多东西没来得及。

看着威廉,或许连莉莉娅自己也不知道,此刻的自己,脸上究竟是怎样悲伤的表情。

突然,一阵风吹起。

长发随风舞动,燃烧般的颜色映衬夕阳的光辉,宛若不灭的火焰。

莉莉娅闭上了眼。

她努力让自己露出笑容,然后,她张口,说出了三个字。

“谢谢你。”


为了注定的未来: